【中國社會科學網】民國時期經濟發展道路之爭

作者:孟玲洲      單位: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0-06-17

  鴉片戰爭后,中國先進知識分子為救亡圖存,提出了各種主張。在經濟發展道路方面,圍繞如何處理農業與工業的關系這個重要問題,學術界曾在20世紀20年代進行過討論,逐漸明確了工業化的發展方向。至30年代初,在世界經濟危機影響下,中國經濟面臨嚴峻形勢。如何挽救中國經濟,中國應該走一條什么樣的經濟發展道路,再次引發了學術界的激烈爭論。這次爭論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斷斷續續進行,基本形成了重農主義派、重工主義派、鄉村工業化派、馬克思主義派四大派別。馬克思主義派的主張因深深植根于近代中國國情和革命實踐,成為中國歷史發展的必然之路。  

  重農主義派 

  重農主義派主張復興鄉村,為工業發展創造條件,走一條“振興農業以引發工業”的道路。他們認為在當時的中國實行工業化不僅不可能,而且是無效的,以梁漱溟、姚溥蓀、漆琪生等為代表。 

  首先,立即實行工業化存在困難,是不可能的。他們認為中國外受帝國主義列強侵略,內部分裂動蕩,不具備實行工業化的政治條件。鄉村破產,國內市場需求有限,資本缺乏,不能促進工商業發展。而帝國主義對中國農業的壓制要比工業小,復興鄉村不需要統一的國家政權,政府與社會力量均可參與,發展農業比發展工業容易得多。 

  其次,工業化不能解決中國經濟危機。他們認為絕大多數國民特別是農民極度貧困,是中國經濟危機最突出的表現,因此經濟建設首要任務是救濟貧困。工業化則會引起資金流入城市,導致鄉村金融破產,加劇經濟危機。同時,工業化不僅不能解決鄉村過剩人口的就業問題,還將制造出大量城市失業人口,故難以挽救中國經濟衰退。 

  再次,他們將中國經濟建設分為救亡圖存和積極前進兩個階段。認為農業是國民經濟基礎,農業建設是救亡圖存、度過經濟危機的急務,復興鄉村才能奠定國本。只有鄉村繁榮、農業興盛、農民富裕,國內市場擴大,工業才有發展的可能。農業發展會帶動工業發展,鄉村發展起來,都市自然繁榮。 

  需指出的是,重農主義派強調農業的重要性并非主張“以農立國”。他們并不反對工業化,認為中國最終要走上工業化道路,只不過在當時沒有實行工業化的可能。 

  重工主義派 

  重工主義派主張優先發展工業,特別是重工業,認為只有實行工業化,才能救亡圖存。他們提出“發展都市以救濟鄉村”的道路,以吳景超、張培剛、賀岳僧等為代表。 

  首先,工業化是世界發展潮流,“以農立國”是“經濟上的復古論”,是不顧國際大勢和工業化所帶來的社會進步。他們認識到西方列強以工業而富強,中國則以工業落后而遭遇被淘汰之命運,故應注重工業建設。 

  其次,中國經濟危機不是靠復興鄉村就可以解決的,工業化是挽救經濟危機的唯一辦法。他們認為帝國主義列強對中國的侵略不完全是武力造成的,還在于先進技術的優勢。因此,迅速完成工業革命,振興民族工業,減少西方工業品入侵,才是中國走上近代化的唯一出路。發展工業不僅可以增加農產品銷路,吸收鄉村失業人口就業,還可以為鄉村提供先進技術、資金和人才,是挽救鄉村經濟的良藥。因此,農業建設必須在工業化之后。 

  重工主義派雖然承認在近代中國進行工業化建設面臨著帝國主義侵略、市場狹小、資金匱乏、社會舊心理等諸多困難因素,但對于如何克服這些困難,沒有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議及措施。他們主張運用關稅、貨幣、匯兌等政策限制西方商品輸入,政府盡力扶植民族工業,提倡國貨等,并且簡單地認為國內市場并不狹小,可以滿足工業發展需要。顯然,這些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是無法實現的。 

  鄉村工業化派 

  鄉村工業化派雖同意發展工業化的主張,但也認識到中國在當時不具備發展工業化的條件。因此,中國應走一條不同于西方的鄉村工業化道路,以鄭林莊、費孝通、方顯廷、王子建等為代表。 

  鄭林莊認為中國由農業社會跨入工業社會,應該有一個中間的過渡階段,工業經濟應由農業經濟蛻化出來,因此主張在鄉村發展工業,為都市工業的發生發展奠定基礎。他覺察到中國都市工業無力插足國際市場,鄉村工業可以自供自給,不用爭奪國際市場。此外,中國的經濟危機應是一切改革方案的源泉。發展鄉村工業是救亡圖存的方針,發展都市工業是將來的目標,需要大量資本,中國一時辦不到。費孝通則從提高農民生活水平的角度,對發展鄉村工業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進行了比較系統的論證。面對指責,他強調鄉村工業并非落后,主張在工業動力、技術、組織等方面對鄉村工業進行改良。如果鄉村不繁榮,都市工業就會失去巨大的鄉村市場,也將難以為繼。由此,他提出應利用鄉村工業所創造的資本去發展大規模的重工業,這條道路雖然緩慢,但也較為穩當。 

  另一些學者從工農業內在聯系的角度,提出鄉村工業化主張。方顯廷、吳知等南開經濟學人認為“振興農業以發引工業”和“發展都市以救濟鄉村”兩大主張雖似各趨極端,并非無調劑余地,農業與工業畸輕畸重,皆非所宜。中國作為農業國,欲使工業發達,必須充分利用科學的力量,盡量使農業工業化。他們認為工業化不單指大規模的工廠制生產,對于日用品輕工業,分散式的小規模制造更為有利。因此,要發展鄉村小工業,復興鄉村經濟,進而為都市工業化創造條件。王子建也從農業與工業并重的角度,提出不僅要建設工業化的都市,也要實現農業的工業化。 

  馬克思主義派 

  由于中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性質,以千家駒、許滌新、王亞南等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派學者強調了在近代中國進行政治革命的必要性。 

  針對重農主義派的鄉村建設和重工主義派的發展都市兩種主張,千家駒認為這兩條道路都走不通。一方面,重農主義派的鄉村建設既不能改變鄉村生產關系,也不能阻止帝國主義和國內惡劣政治等外部力量對鄉村的破壞,故而不能改變鄉村的崩潰趨勢。另一方面,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一切發展工業的前途都是很渺茫的,不平等條約是中國不能走向工業化的主要原因。工業建國的論調如同在沙漠上幻想著建筑一座巨廈,不具有現實性。因此,由組織和教育民眾入手,徹底消滅帝國主義及封建殘余勢力,才是中國的出路。 

  許滌新、王亞南等學者從近代中國的國情和革命實踐出發,進一步闡述了只有徹底進行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義道路適合中國。他們認為怎樣進行工業化,并不是簡單的技術問題,而是整個政治經濟問題和社會體制改造問題。只有在一定的社會性諸條件基礎上,工業建設才能進行。因此,中國必須而且必定會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解放出來,實現民族獨立,建立新民主主義共和國,然后才能實行包括農業在內的工業化。 

  綜合各派觀點來看,重工主義派強調了在近代中國發展工業化的必要性,忽視了可能性和現實制約;重農主義派和鄉村工業化派認識到了發展工業化所面臨的現實困難,并以現實制約為基礎提出了各自的主張。但是,這三派的主張不僅缺乏足夠的實踐基礎,而且都沒有意識到不論是發展工業化,還是復興鄉村,都必須以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為前提,這正是馬克思主義派學者的真知灼見之處。馬克思主義派學者立足近代中國國情,正確認識近代中國社會性質,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實踐中探索和找準了中國的社會經濟發展道路。 

  (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資助項目·華僑大學哲學社會科學青年學者成長工程項目(19SKGC-QG03)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華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馬克思主義與當代社會發展研究中心)

    原文鏈接:http://www.cssn.cn/zx/bwyc/202006/t20200616_5143689.shtml 

排列3规则及中奖规则 一波中特规律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appv121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重工股票股吧 血战到底麻将基本原则 股票推荐软件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赛车图片大全 星力微信捕鱼 金7乐开奖电视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大星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大哥二码默认版块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