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只是一次短暫的告別——寫在2020屆畢業典禮舉行之際

作者:記者 劉沛 吳江輝 侯斌      單位: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20-06-23

畢業典禮現場

這是華僑大學校史上不同凡響的一屆畢業生。

四年前,面對莫蘭蒂臺風的肆虐,作為新生的他們聞“風”而動,積極參與校園搶險救災和災后重建,以一場特殊的“洗禮”開啟了大學生活。

四年來,他們與學校同風雨、共擔當,在一個個歷史性的時刻里見證了屬于彼此的成長與收獲:參與學校“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華僑高等教育重要講話精神專項行動計劃”的實施,見證中央統戰部、教育部和福建省共同建設華僑大學的重要時刻,歡呼華文教育等11個本科專業進入國家首批一流專業建設行列……

在校期間,他們中,有1245名同學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2600多人次獲得各類國家級獎項,1173人次在省級及以上學科競賽為校爭光,4300余人次參與百村千人行、精準扶貧等社會實踐,4880人次在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等志愿服務中展現風采,1200余人次的港澳臺僑同學在國情教育中弘揚中華文化,培育家國情懷。

今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他們憧憬已久的畢業季顯得格外特別。他們的畢業學期在校時間,從原本的四個多月變為了短短的10天;他們無法從天南海北重回校園,上課、寫論文、畢業答辯,與師長、同學相聚告別。

就連他們的畢業典禮,也與眾不同:除了現場的4249名畢業生,世界各地還有2780名畢業生只能在線參加“云典禮”。即使現場參加典禮的畢業生,也無法在自己憧憬的陳嘉庚紀念堂內由主禮嘉賓親自撥穗、恭喜畢業,而只能在戶外由校長徐西鵬引領撥穗,為自己的大學生活勇敢翻篇,以至于有同學感嘆:“只是在夕陽中站了一會,我們就畢業了。”

然而,這樣一個特殊的畢業季,雖然匆忙、倉促,更顯情真、情切。

時間回溯到6月中旬。短短兩日,4000余名畢業生從全國各地回到久違的校園,為自己準備好參加畢業典禮的捧花,為無法返校的朋友、同學打印論文,帶去對師長的問候,只是不想留下一絲遺憾。更有同學提前好幾天返回母校所在的城市,靜靜等待進入校園,所想無不是“再多看幾眼,再多點時間道別”。

就這樣,在畢業典禮的前幾天,沉寂了近半年的校園終于熱鬧起來。“畢業快樂!”在陳嘉庚紀念堂外,在承露泉旁,在廖承志廣場上,在每一棟教學樓前,都能聽到這樣喜悅的吶喊。黑色的學士服、藍色的碩士服,還有紅色的博士服,來來往往,熙熙攘攘,徜徉在華園每一處熟悉的景色前,用一張張定格的照片、一幀幀播放的影片,鐫刻下自己的青春記憶。

“2017年,我們在數學樓前各種下了一棵樹,想最后看一眼它們,不知道長高了多少。”畢業典禮前夕,經濟與金融學院畢業生江蕾和段卿帆不忘自己曾在植樹節活動中種下的小樹苗,她們穿著學士服,在三年前同樣的位置再次合影,記錄下這段時光。

“歡迎大家來到畢業點歌臺。今天的第一首歌是戒驕戒躁的栗子送給2020屆畢業生的《歲月神偷》。他對2020屆全體畢業生說:一路凱歌前行,擁抱最好的自己,未來的日子里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祝前程似錦!”6月21日下午3點,沉寂許久的廣播聲再次飄揚在廈門校區上空。畢業點歌臺是華僑大學廣播臺在畢業季的保留節目,不過由于疫情原因,廣播臺已許久未開。趁著畢業返校的機會,幾位老臺員商量回到廣播臺,重啟畢業點歌活動,以這種方式向自己深愛的華僑大學、華僑大學廣播臺告別。活動得到同學們的積極響應,許多同學通過畢業點歌臺向同窗表達祝福、向老師家長致以感謝。

能夠回校參加畢業典禮,很多同學百感交集。

“再見了華大,這是我最鄭重的道別。”外國語學院畢業生張博冉今年成功考取了外交學院的研究生,面對漫長的“寒假”和特殊的畢業季,她很感激自己能夠回到學校參加畢業典禮。“謝謝我的母校,謝謝我的老師和同學,在這里我度過了最美好的四年。”張博冉深情地說。

信息科學與工程學院畢業生林暉是首屆“安哥拉政府青年科技人才班”的學生之一,他參加了在廈門校區舉行的畢業典禮。“我最不舍的就是老師們。”林暉說,六年前剛來華大時一個漢字都不會說,對新環境特別陌生,正是華大老師的耐心指導與關懷,讓自己適應了這里的生活,先是學會了說中文,后又學會了一些專業技能。“回國后,我將努力把在中國、在華大學習的知識,用于建設我們的國家。”

華文學院碩士畢業生董昊越,本碩都就讀于華大,畢業后去一家國企工作。“華園七年,時光流水,我不敢眨一下眼睛,我怕錯過在華園有限時光里每一分秒的故事……長在池塘里的荷花啊,你不要忘記我這個常常去圖書館的孩子;操場的紅色塑膠啊,你也不要忘記我這個每天9點準時去跑步的人……”她動情地說。

“無論是莫蘭蒂臺風,還是新冠肺炎疫情,這都是時代的烙印,也是我們的獨有標志。不能回來的鏡頭那邊的你們,也不用遺憾,我們其實很近,只是沒有近在咫尺;儀式感其實也在,只是無法擁聚此時。”畢業典禮上,畢業生代表、文學院的喬天銳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典禮上的掌聲不斷,但最熱烈的送給了那2780名未能到場的同學。當現場的LED屏一次一次連上境外同學,大家以熟悉的方式打著招呼,情緒也隨歡笑聲宣泄。來自中國澳門的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畢業生官律汝在視頻連線時說:“還記得四年前,我自己一個人拿著行李,帶著要獨闖天涯的勇氣來到華僑大學。現在轉眼四年,大學生活就這樣結束,對未來也有一種新奇和害怕的心理。但我相信,大學四年所經歷的酸甜苦辣,會成為我們彌足珍貴的記憶。”

夕陽沒去。學術權杖離場,畢業典禮結束,但大家并沒有離開,而是一個個地擁抱身邊的同學、朋友。有的互望一眼,頓時大笑起來,眼淚也潸潸往下掉。江蕾說:“在外實習大半年返校,才覺得學生時代的快樂最簡單純粹。遺憾疫情只留給我們短短幾天的返校時間,太多的情緒還沒來得及表達。畢業典禮上和朋友對視,才感覺眼神里都是流逝的四年時光,大家笑著笑著就哭了。”

“畢業典禮結束后,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大學生活結束了。”文學院畢業生董穎說:“看著典禮屏幕上播放的視頻,就像是在坐車看沿途的風景,剛停在一個景點,又被時間催著趕往下一個景點。我相信,這段時光會終生難忘。”

“這是一次很特別,很難忘的畢業典禮。”夜幕落下,旅游學院博士畢業生紀曉曦仍和同學們借著燈光合影留念。作為疫情期間第一批返校學生,紀曉曦很感謝母校為保證大家順利畢業所做的一切。“疫情或者困難都是暫時的,只要我們堅持不懈地去努力,一切都會過去。”她笑著說。

“時光的河入海流,終于我們分頭走,沒有哪個港口是永遠的停留,腦海之中有一個鳳凰花開的路口,有我最珍惜的朋友。”在《鳳凰花開的路口》的歌聲中,大家依依不舍,直到當天深夜,田徑場上仍黑壓壓地坐滿一片,唯見手機屏幕亮起時的星星點點。畢業生們或圍坐一處,暢談心事;或彈起吉他,輕輕哼唱,不愿放走最后相聚的一絲時間。

“離開校園后,你可能會看到雨后泥濘的道路,也一樣會看到星辰璀璨的夜空。愿你始終滿懷勇氣,愿你始終保有熱情,愿你愛自己,也愛他人。一日三餐,天冷加衣……”這是外國語學院畢業生林曉穎在離校回家的路上收到的來自學院的短信。而美術學院的每一位畢業生,都會收到一份封存著母校泥土、花瓣或磚石等“特產”的紀念玻璃瓶,寄寓青春回憶……

今年的畢業季是不一般的,但澎湃于心中的校園情是不變的。就像一位畢業生在朋友圈寫的那樣:“畢業后,我會想念華大的一草一木,想念華大的每一棟建筑,想念華大的食堂菜肴,想念曾經走過的華園的每一個角落。”

但正如校長徐西鵬在畢業典禮致辭中所說:“這只是一次短暫的告別,華大將永遠是我們連接彼此的紐帶,縱然你我可能相隔萬里,但思念不斷、牽掛永恒。”也正如校黨委書記關一凡所言:“無論身處何方,你們的笑容就是華大的顏值,你們的拼搏就是華大的力量,你們的成長就是華大的期待!”

拿起捧花,走上紅毯,祝自己畢業快樂

畢業宣誓

“安哥拉政府青年科技人才班”部分畢業生合影

在畢業典禮上來張自拍吧 

 

 

 

(編輯:張羅應)

加盟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丶 江苏快3官方网站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 怎么买股票 私募基金管理人 在线股票配资研推荐卓信宝 极速快三开奖网站 天津时时彩计划专业版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浙江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幸运快三和值运算 晨光生物股票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18122 江西快三在线计划平台 彩票湖北30选5开奖